正文 333、寄生

    ()離登陸v233行星剩下四十小時。

    經過搜索一番,他們一無所獲,各自回休息艙休息。

    洗完澡的田橙不自覺摸肚子,以為來大姨媽但不是,肚子一直不太舒服,可能吃壞了。

    她緊皺眉頭,沒注意迎面走來的人。

    “田妹子!

    她為之一頓,這慵懶磁性的聲音卻來自猥瑣的唐醫生!案陕?”

    唐海摸摸下巴的胡渣子,煞有介事地打量她!疤锩米,是不是我帥氣的臉龐撥動了你的心弦,你的心跳很快!

    田橙下意識地護胸!拔疫沒到喜歡大叔的大媽年紀。很晚了,這是你們大叔護肝的時間,晚安!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走遠。

    唐海凝視她的背影蹙眉。

    太空沒有晝夜之分,他們依照地球的時間、自身的生物鐘調整休息時間。

    參照地球時間而言,已是深夜,多個休息艙內響起呼嚕聲。

    約到后半夜,田橙驀然驚醒。她瞪大眼睛凝視黑暗,細細感受身體內的動靜。

    剛才她半夢半醒之際,感覺到體內有什么東西流動,絕不是異能產生的能量。誠如唐海所說,她的心跳比平時加快。

    她開始心慌,摸黑下床穿鞋,又摸黑打開休息艙。同寢的藍嵐仍熟睡,然不知她半夜起來。

    衛生間的艙門一開,燈自動亮起。

    田橙忐忑地走到鏡子前面,險些被自己充血絲的眼睛嚇著。她的眼球泛紅,看似睡眠不足造成。

    她檢查臉蛋和胳膊的皮膚,發現膚色蒼白得很。

    她嘗試蓄起異能感受體內變化,不料體內莫名的流動隨著異能能量加速,她沒忍住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完了,她涼了。

    怎么辦,六神無主的她首先想到隊長薛青鳥,馬上去找薛青鳥的休息艙。

    叮鈴——

    連環門鈴響吵醒薛青鳥和美嘉,兩人條件反射地坐起。薛青鳥開門便被田橙抓著胳膊,聽她語無倫次的話。

    “你冷靜點,慢慢說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的身體很不對勁,我的身體里面有東西,我一運行異能就加速游走。我懷疑我體內有寄生的異形!

    薛青鳥和美嘉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“你別慌,我喊唐海過來!毖援,薛青鳥留下美嘉安撫驚慌失措的田橙。

    沒多久,她拉著睡眼惺忪的唐海來。

    “隊長,深夜孤男寡女一室不太好吧,雖然其他隊員會胡思亂想,但我挺開心!

    “別說騷話了,田橙的身體出問題!

    唐海立馬醒神,乖乖地閉嘴進休息艙。剛進入田橙五米范圍,他清晰聽見過快的心跳聲。

    “咦?心跳比睡覺前快了?”

    他仔細觀察悶聲抽泣的田橙,蹲下來盯著她紅紅的眼睛!澳闾上聛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聽他的話躺下來!

    既然隊長也這么說,田橙不安地躺在床上。接著唐海蓋著左眼,令右眼進入透視狀態。

    此刻田橙每一根血管、每一寸肌肉、每一塊內臟盡收眼中,唐海凝重皺眉。

    他這個表情嚇壞田橙,哪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系統不巧地發來提示信息。

    由于唐海發現被寄生者,超次元戰隊觸發第一個主線任務消滅飛船上被寄生者,若消滅不及時則需清理被寄生之生物;完成后每位隊員獎勵一千積分。

    田橙霎時面如死灰,再笨也看出系統說被寄生者指自己。

    “消滅是什么意思?要殺死我嗎?我……我不想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們會想辦法幫你,你冷靜點!泵兰尉o握她發抖的手。

    繼而美嘉看向薛青鳥和唐海。

    盡管田橙情緒不穩定,唐海也得說清楚她體內的情況!瓣犻L,田橙的身體內多出不屬于她的基因及細胞,而且已經聚集到她的子_宮發育!

    田橙終于繃不住淚,捂著嘴巴痛哭。

    “很肯定那黑水是有機生物,我們通知船長他們吧,這是讓他們產生警惕的好時機!泵兰翁嶙h。

    沉著的薛青鳥卻問田橙“電影里人類有方法驅趕寄生體內的異形嗎?”

    “有!用醫療艙的器械……做手術……取出子_宮的異形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醫生,你認為可行嗎?”

    “唉?尚,但如果處理不當田妹子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。這個手術相當于剖腹產,必須術后護理!

    “那就不生了!萬一我體內的異形吸收我的異能出來,更難殺死!”

    薛青鳥緊握拳頭,萬不得已才考慮剖腹產的方法!俺诉@個方法,作為異能者還有別的方法嗎?”

    唐海沉思片刻,想起一個隊員——

    三分鐘后,薛青鳥拉著懵然的藍嵐到來。

    唐海三言兩語、簡單明了地給藍嵐說明情況,藍嵐嚇得呆若木雞。

    “藍妹子你不用怕,在我的透視眼下那玩意無所遁形,你只有使用異能取出來就行了,趁還沒凝結臍帶。來,戴上手術手套!

    藍嵐機械地接過手術手套,身體抖如篩糠!拔摇摇也恢佬胁恍小

    薛青鳥用力按著她顫抖的肩膀,話音鏗鏘有力“你可以。隊里只有你可以幫田橙!

    瞧著田橙面無血色,滿眼絕望,藍嵐硬著頭皮戴上手術手套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的,我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田妹子你再躺下來!碧坪O冉o田橙打麻醉,很快田橙昏睡過去。

    他開始使用右眼透視!澳峭嬉庖蚕萑氤了,藍妹子先把手放在她肚皮上……下一寸……左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藍嵐聽著他的指揮移動手掌,當他說可以了,她便將手掌穿過肚皮和子_宮壁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摸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它條件反射動了一下。你握緊它然后取出來!

    旁邊的薛青鳥和美嘉大氣不敢出。

    一鼓作氣的藍嵐抽出手,手里握著濕漉漉、血淋淋的肉團。

    肉團偏乳白色,暴露于空氣時下意識掙扎,藍嵐忍著惡寒握緊。

    “放在地上,我燒了它!

    藍嵐依言照辦。

    一把橘紅狐火將它燒成渣。

    “田橙的情況怎么樣?隔空取會不會傷害她的身體?”

    唐海用透視眼檢查一次,末了松一口氣!斑好沒形成臍帶,田妹子休息一下就沒事。接下來,我們拿燒成渣的異形怎么辦?”
凯斯线上娱乐城博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