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:威震軍營

    朱筠墨一揮袖子,看著他有些生氣,這貨什么都好,就是過于謹慎了,今日能帶著父王來,這是多好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別愣著,趕緊拿東西走人,留下幾個人接著干,剩下的人都帶著這總行了吧,要不然我連你都不帶!

    那小子一聽,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,一咕嚕爬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成,不過世子要讓小的開第一槍,沒問題您再來如何?”

    朱筠墨朝他屁股就是一腳,不耐地催促道

    “啰嗦,快點兒走,現在立刻馬上都跟我出來!

    一聲吆喝還是很有效,這些外圍的十幾個人,都跟著那小子出來,朱筠墨看看他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們走,父王先請!

    說著,扶著寧王上了馬,龐霄一臉的擔憂,從懷里掏出來一個哨子,無聲地吹起。

    等他們下了山,山腳下已經站著一隊侍衛,眾人直接朝著演武場后面的靶場走來。

    這里是士兵練習齊射的地方,所以占地非常大,北側還有一圈看臺,朱筠墨想讓他父王去開臺上觀看,畢竟有望遠鏡,站那里看的也非常真切。

    可這爺倆一個脾氣,最后誰都沒上看臺,兵器所那小子將槍里面填上子彈,深吸一口氣,站在眾人前,距離靶子大約有三十步的距離,抬手舉起。

    干喘氣也不射擊,朱筠墨急了,抓起身側那人手中的旗子,不斷用力搖晃。

    “趕緊射擊,你們幾個準備好,開槍后,一個過去測量,一個去靶子那里看是否命中!

    二人點點頭,就在這時,砰的一聲脆響,朱筠墨被嚇了一跳,寧王也一哆嗦,剩下的大多都在捂耳朵,顯然他們知道這東西聲音大,剛剛騎來的馬跟著不斷嘶鳴。

    那小子將保險放下,這才長出一口氣,看向負責測量和看靶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就一槍吧,快去看看,我是否射中,然后射程是多少?對了,記著用世子拿過來的那個米尺,不要用木丈那個不準確”

    似乎他還要說什么,朱筠墨已經小跑著來到他身后,抬腿朝著他屁股就是一腳。

    雖然不重可嚇他一跳,見是朱筠墨趕緊臉上掛著笑,這兵器所除了他沒人被世子踹過,這就是別樣對待,看著這些小子羨慕的眼神,那人非常的受用。

    “世子腳疼了吧?”

    朱筠墨一揮手,臉上都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你沒完沒了吩咐什么,抓緊測量!

    寧王也走到近前,最后這聲吆喝他聽得真切。

    一瞬間,兵器所這些人都快速動了起來,皮尺是十米的,很快測量完畢,兩人跑了回來,到了近前趕緊跪倒說道

    “稟告王爺和世子,此處距離靶子有二十五米!

    朱筠墨抬抬手,這倆人起身,不過站在靶子前面那兩個人,似乎還在找著什么,照理說這計算多少環,應該是最簡單的,沒想到,這個倒是最費時間。

    “多少環?”

    不用朱筠墨喊,那個兵器所的小頭頭早就按捺不住,朝著二人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那二人又磨蹭了一會兒,這回似乎找明白了,這才快步回來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雙手捧著什么,朱筠墨低頭一看,是一個被砸成一坨的銅疙瘩,雖然變形嚴重,不過仔細辨認還是能看原來的形態,畢竟彈頭沒怎么變形。

    “看來是成功了,多少環?”

    那二人臉上有些尷尬,趕緊再度跪倒。

    “世子贖罪,這個子彈并未打在靶上,我們是在靶子后面的一塊石頭上找到的!

    朱筠墨有些沉默,那個兵器所的小子,瞬間臉上有些掛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是朝著靶子射的,怎么能脫靶這不可能!

    朱筠墨一揮手,“去找一些靶子大小的紙過來,別忘了帶著筆墨,要快!”

    寧王不解地看向朱筠墨,雖然子彈沒射擊到靶子上,不過他見到這東西如此威力,還是感覺興奮,要知道這個看著就比弓箭容易操控,如若找一百人專門練習,這簡直是尖刀部隊,可以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“墨兒,你要白紙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朱筠墨看看寧王,指著靶子說道

    “我想可能是子彈太小,所以那草編的靶子會很容易穿透,如若墊上紙張,一定能看清楚設計準星如何!

    寧王明白了他的意思,此時正巧紙張還有筆墨都送來了,朱筠墨朝著那小子吼道

    “別在這里杵著,去將靶子后面用木板釘死,如此一來子彈就不容易穿透靶子了!

    幾個人趕緊動了起來,朱筠墨拿著筆墨開始畫靶心,還有一圈一圈的圓,隨后標注了一些寧王看不懂的符號,反正是一個圈一個符號。

    “這些符號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朱筠墨將符號下面標注了漢子,寫在紙張下方。

    “這是數字,零至九,對應的就是這些漢子,如此標記減少書寫的難度,也能更快速的計算,所以無論是回春堂,還是現在的兵器所,都推廣這個符號的使用了!

    寧王盯著紙張,隨后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朱筠墨。

    “這又是周恒的鬼主意是吧?”

    朱筠墨呲牙笑了。

    “父王英明神武,這都能猜得出,不錯就是周恒想出來的,他的很多發明都是懶所以才想出來的,上次送來的搖椅也是如此!

    這句話瞬間將寧王逗笑了,不過想想確實如此,如若不是懶到一定境界,也真想不出這樣的法子,不過如此數字書寫速度著實迅捷。

    寧王抬眼,見安裝木板的人已經回來,朝著朱筠墨戳了戳。

    “你的紙靶子換上吧,來把槍給父王,讓父王試試!

    朱筠墨蹙眉,一臉的無辜。

    “父王,這你怎么還和孩兒爭,我先試試行不?一會兒給父王換一張,我們比試一下可好?”

    寧王想了想,沒有拒絕。

    “行,你先來!

    朱筠墨樂得臉上都開了花,趕緊朝著場地上的人揮手。

    “趕緊都閃開我要開槍了!

    測量的和看靶的人,快速跳入靶子后面的一個坑道內,朱筠墨后面的人也都捂緊耳朵,不過一個個都死死盯著靶子,寧王更是拿出望遠鏡,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朱筠墨深吸一口氣,緩緩舉起槍,想著周恒所說的話,射擊其實不需要動腦子,只要三點一線瞄準就行。

    他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閉上左眼,右眼看著槍口邊緣的那個小豁口,隨后微微調整槍口,找到靶子上的中心點。

    朱筠墨扣動扳機,砰一聲響,眾人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自然不似第一次那樣驚慌。

    吹著哨子小紅旗一晃,坑里面的人都跳了出來,這個距離比剛剛遠自然要重新測量,看靶的人,也將那張紙撕下來,快步朝著他們跑來。

    寧王將望遠鏡放下,朱筠墨一臉興奮地問道“父王你看到啥了,我射中靶心了嗎?”

    寧王沒說話,朱筠墨雖然有些著急,不過眼看著人過來了,他也沒糾纏寧王,趕緊朝幾人擺手。

    “趕緊的都過來了,給我看看中了沒?”

    幾人快速過來,測量的先報出數字,“世子,您距離靶子三十七米!

    那個拿著紙的,趕緊將紙張打開,臉上興奮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中了中了,正中靶心,世子槍法了得!”

    朱筠墨咧嘴笑了起來,晃悠了一下掌中的槍,一臉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還成,別說周恒教的方法不錯,三點一線傻子都能瞄準!

    身后的寧王咳了一聲,朱筠墨趕緊回頭,剛才光顧著興奮了,忘記問老爹是不是還要射擊。

    “父王,咱們還比嗎?”

    daliangyi0

    。
凯斯线上娱乐城博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