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8章 認大哥

    應付完了那些被物欲橫流世界污染的人,龍星河忽然覺得乏了。

    是時候小憩一番了。

    一座破敗的殘垣斷壁不知道經歷了些什么,雜草叢生足有小半米高,凌亂的石塊之上,有一全身漆黑的魅影正在等著什么。

    一中年男子款款而來,看了看這個曾經讓他變心的地方,笑了笑。然后開門見山道,“事情辦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墨染老大,消息傳出去了,但接到線報,殺手徹底失蹤了,計劃失敗了!蹦侨寺曇魫偠鷦勇,黑紗包裹的身形有些嬌小玲瓏。

    “嗯,我還以為殺手沒有與龍星河碰面,看來他在大殿之上撒謊了!泵麨槟镜哪凶友凵裎⒑。

    “黑貓不知,墨染大人為何與一個武裝境界的小子過不去!

    “你無需知道我的安排,你只需要知道這個小子已經晉級了化形境界,而且他的存在,會影響到拓拔首領的全盤計劃!

    嬌小玲瓏的女人點了點頭,但她還是不懂,龍星河真的有這么可怕嗎?

    那個被自己追擊滿山跑的小子,居然成了墨染老大的眼中釘肉中刺。

    “墨染老大,接下來如何做,繼續派殺手進幽都,或者是我出手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等他出了幽都再行動,否則你我都會暴露,蕭戰那個家伙一旦懷疑,他就會鐵血無情六親不認!”

    墨染老大陰沉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黑貓明白!

    墨染老大頓了頓,又繼續說道,“其他事情辦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已經辦好了,隨時可以繞過幽都的防御,直搗黃龍!”嬌小玲瓏的女人回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!到時候讓幽都血流成河!”

    墨染老大陰翳說道,他想起了他年幼之時,被人拿來和蕭戰比較的種種,那落在蕭戰身上的每一句贊美,在他身上,就是鮮血淋漓割開他血肉的刀子!

    當他的父母為了從敵國之人手上救下蕭戰而撇開自己于不顧的時候,他的內心是崩潰的,同時也是怒海潛沙的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發誓,有生之年,這個讓他父母犧牲的九幽帝國一定會在他的手下覆滅!還有蕭戰帝,他會讓他結束他本該在幾十年前就該結束的生命!

    那可是他的親生父母!為了一個別人的孩子,為了那罕見的修煉天賦和資質,他們居然為了九幽帝國,置他于不顧!

    當一個人對自己的父母都充滿了恨意的時候,什么都不重要了,只有毀滅那些他恨的東西,是他唯一活下去的動力。

    “墨染老大你怎么了?”嬌小玲瓏的女人察覺到了墨染的異常,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墨染從長長的思緒里回過神來,輕輕回應了一句,“沒事,你回去后,見機行事,一有異動,還是這個地方,這個時辰,過來匯報!

    “好!

    在她回話的同時,墨染已經轉身,等她說完這個字的時候,他已經踏出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女人撇了撇嘴,有些不滿意這些老大個個高傲自大的樣子,她心想著,等我化形境界九重,我也能擁有天之咒印,也能晉級縱橫境界,也能成為老大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他的不滿意全部消散了,反而有些開心。

    當她走出百多步的時候,她摘下了面紗,面紗后面的人兒,正是那個身材嬌小的蘿莉羅倩。

    她背后的另一邊,那個墨染老大也摘下了惱人的面罩,如果有人在場,那么定會認識這個大人物,因為他就是那個五團之首黑龍團的團長---蕭炎!

    只有暗夜黎明的重要人物才知道九幽帝國黑龍團團長蕭炎,這個蕭戰帝得表哥,是暗夜黎明的一位老大。

    就連黑貓杰克斯的主人羅倩,都不知道這個叫墨染老大的男人,居然在九幽帝國地位這么高貴!

    所以,龍星河的擔心和猜測都是對的,這個毒瘤就是每次議事大殿里都有權參與的人。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深深的夜,一個面色紅潤但有些凝重的男人,來到巡邏隊老大的府邸,這個人正是九幽帝國的帝王蕭戰。

    龍星河從鼾聲中醒來,映入眼簾的正是那個面帶微笑但沒有打擾他睡覺的男子。這么溫厚有禮的人,居然是九幽帝國的帝王!龍星河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蒼藍鳳凰雖然在氣脈上感應著一切可能的危險,但即使他知道蕭戰來了,它也沒有提醒龍星河,因為它有自己的考量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男人,確實是有著尋常人難有的風范,這樣的人,在蒼藍鳳凰眼里,和那個醉生夢死的心死之人萬歸塵一樣,是大大的好人。一刻多鐘已經過去,蕭戰沒有一絲焦急情緒,即使已經意識到事情有些嚴重,但還有如此心性,實在是穩如磐石。

    龍星河有些嗔怒,但蒼藍鳳凰只是笑笑而已。

    “蕭戰帝,實在抱歉,一時有些困乏了,所以。。!饼埿呛訉擂握f道。

    “無妨,城墻上的夜色還不錯,我可以好好欣賞一下幽都和遠處其他城池的景色!笔拺鹦α诵,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龍星河尷尬的摸了摸后腦勺。

    “對了,你白天似乎有話不方便說,此刻這里就你我二人,有什么事就說吧!

    “這回飛云城一路并不平安,希望蕭戰帝見諒!

    “嗯,但說無妨,你既然在大殿暗示了,就不會當著他們的面說出實話!笔拺鸬鄣谋砬槟,眉頭不太舒展。

    秋意濃,人的思緒也是萬千。

    “我確實被人追殺了!饼埿呛拥。

    “是暗夜黎明的人?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會錯!

    “你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次我說出九幽山千尺地洞的消息后,出了幽都就遇到追殺,這應該不是巧合,我幾乎可以肯定的是,我沒有在千尺地洞暴露蹤跡,否則我在那里就死掉了!

    龍星河分析得頭頭是道,但沒有說出他最終的猜測,這樣的時候,必須讓地位最高的人說出自己的想法,這并不是龍星河會拍馬屁。

    只有蕭戰帝自己說出自己的想法的時候,然后得到他人的肯定,他才會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。

    “帝國出了奸細,而且地位還不低,很可能是帝國的團長?”

    蕭戰帝說完后一陣慘然,似乎他已經猜到那個人是誰了,否則他絕對不會是這個表情。

    “蕭戰帝心里明白,你比我更了解他們,我并不知道那個奸細是誰!饼埿呛尤鐚嵳f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猜測罷了。哎,如果真的是他們中的一個,你覺得我該如何?”蕭戰帝忽然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。

    龍星河知道這個九幽帝國帝王是個重情之人,否則他不會如此神傷,那股淡淡的憂傷之中,似乎有些捉摸不透的歉意,這個人肯定對有恩與他,又或者是蕭戰帝有愧于那個奸細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蕭戰帝是重情有情之人,龍星河若是您,恐怕也難以抉擇!饼埿呛涌嘈α讼。

    “哎,這可有些難了!笔拺鸬蹪M臉苦澀。

    “個人的恩怨可以放在后面,暗夜黎明必須除掉!”龍星河說出了對暗夜黎明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談何容易!暗夜黎明可能已經滲透進幽都了,而且據火雞所說,光是縱橫境界的霸者,他交手的就有兩個,這還不算其他帝國傳遞過來的情報,光靠九幽帝國,是不夠的!笔拺鸬壅f出了其中的困難之處。

    龍星河本來想提議聯合其他帝國剿滅暗夜黎明的,但帝國的那些智囊團恐怕早就建議過了,他也放棄了這種念頭,然后表現出了獨善其身的態度。

    這不是自私,這是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各帝國之間的關系并不融洽,連年征戰,你爭我奪,早已有些水火不容。若不是暗夜黎明動靜太大,盯上了各國最大的靈脈,他們也不會如此同心交換情報。

    交換情報已經是最大限度的合作了,組成聯合軍的想法,是萬萬不可能行得通的,除非有滅國的威力,才會促成千百年的敵人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“車到山前必有路,蕭戰帝不必過分擔憂!饼埿呛又荒苓@么安慰。

    “老實說,年輕人你給我的驚訝簡直不下于暗夜黎明,你又立了大功,還從暗夜黎明的殺手手下活了下來!笔拺鸬酆鋈晦D換話題。

    “蕭戰帝過獎了,我為的是我自己,然后才是九幽帝國,只是我覺得您是一位好帝王,所以相信您,覺得您可以解決日后危機!饼埿呛有α诵,然后老實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能被你這個年輕人賞識,我都有點飄飄然了,如果我年輕個幾十歲,可能會成為好兄弟也說不定!笔拺鸬圻@一刻忘記了暗夜黎明,忘記了帝國的奸細,忘記了那個可能是內奸的人。

    “求之不得!

    “哈哈哈,心里明白就好,但如果你當著那人的面喊我大哥,你的小命可不保哦!”蕭戰帝爽朗一笑。

    “龍星河明白!

    “只可惜沒有酒,否則定然痛飲一番!笔拺鸬劭粗蛋档囊股,有些遺憾,但眼里的光,是瑩瑩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等八字有一撇的時候,龍星河再拜大哥!”龍星河也有些遺憾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一言為定!

    “駟馬難追!”

    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

    小小少年寂寂無名,居然和九幽帝國的帝王結拜成了兄弟,沒有燒香跪拜,沒有舉杯痛飲,一切盡在不言中,一切深埋心底,一切都要等到風吹云散。

    “龍星河,你小心點,為了不讓那人懷疑,加劇九幽帝國的危機,只能委屈你了!

    蕭戰忽然有些歉意,作為九幽帝國的帝王,他在乎的人有時候沒有辦法去守護,他在乎的東西有時候只能拱手讓人,他在乎的情義有時候只能無情放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大哥放心!饼埿呛有α,很開心,這世上沒有比多一個在乎自己的人,還要更開心了。

    “至少在我面前,我不會讓你先我而去!笔拺鸬塾值。

    他朋友很少,姬頂天算一個,但小弟卻沒有。小弟需要成長需要保護,他有他的難處,只能做到如此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快走吧,你這樣說我反而不好意思了!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你小子有趣,我沒看錯人!”

    蕭戰帝目光炯炯有神,看了一眼龍星河,點了點頭,在龍星河也點頭之后,終于離去。

    (未完待續。

    baqizonghengjiuwanli0

    。
凯斯线上娱乐城博彩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