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二十八章,霧迷狼谷

    “不對,朱雀向那男人攻擊,難道四大神獸互不認識?”

    狼怪說道:“四大神獸,青龍,白虎,朱雀,玄武,四人合成一體,但卻是各在一方,他們很少在江湖上露臉,如果江湖中有什么事能讓這四人出來的,他們必定相約在一處地方見面,研究他們的行動!

    兇狼說道:“這次朱雀的現身,說明其中三人也出山了,朱雀在離開狼谷時,就說到有要事去辦,”

    狼怪說道:“不錯,江湖中沒有特別的事情要發生,四大神獸是不會輕易地出山的,”

    小娘子望了望沉迷在思考中的大妹后,她自己也沉思起來,回憶起在牛家集時:“朱雀將白虎和玄武一腳踢出門外,那么,這又是在寫那一出戲?”

    四大神獸既然齊名,他們的武功一定是相差不多,怎么白虎和玄武的武功這般不濟,經不起朱雀的一招,"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會,問道:“叔叔,這四大神獸中,朱雀的武功是不是最高強,”

    狼怪皺著眉頭,想了想,說道:“不錯,聽說朱雀的武功,在四人中,是最強的,"

    小娘子說道:“以我的看法,這四大神獸并不團結,”

    狼怪聽了小娘子的話,猶豫一下:"傳說他們四人各據一方,雖然沒有在一起,但也沒聽說過他們結過仇,"

    “那么,除了朱雀外,其余三人的武功又如何呢?"小娘子又問道,

    “四人中,朱雀的武功雖然高出另外三人,但另外三人也是當世不可小視的高手,"狼怪鄭重的說,

    小娘子心想:“在牛家集所見過的,白虎和玄武的武功卻是平平無奇,叔叔說他們的武功高絕,難道江湖的傳言有假?"

    狼怪見到小娘子的心事重重,問道:“姪女有何問題么?"

    小娘子沉思一下,終于將牛家集所遇到的事說了出來,

    大丈夫這時也來一句:“我倆在牛家集所見到的,白虎和玄武的武功就是不濟,我就足可以將二人打垮,”

    說到能夠打垮白虎和玄武,有這樣的本領,大丈夫揚揚得意起來,他又說道:“那么,和朱雀一起來的青龍,他的武功也不怎么高明,所以,才也被朱雀幾下就踏倒了,”

    狼怪聽到小娘子夫妻說到在牛家集遇到了白虎和玄武,而且說他倆的武功不濟,他也大為奇怪,

    但又聽到大丈夫說到青龍被朱雀幾招就踢倒,他立刻就回想起克虎和朱雀交手時的情景,狼怪看出,克虎那時并沒有出真力,他不愿和朱雀動手,以克虎的實力,并不那樣地糟糕,

    想到這里,狼怪問大妹:“大妹姑娘,大妹姑娘?’

    問了幾遍,大妹就是在沉思中,并沒有聽見狼怪的問話,最后,小娘子推她一推,大妹這才噢地一聲,向眾人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狼怪問道:“你們的村莊被劫后,是不是請了四大神獸幫忙,”

    大妹聽了,一下愕然,吱吱咕咕答不上話來,最后說道:“不,不知?好象沒有?!”

    狼怪皺了眉頭,說道:“沒有啊,青龍和朱雀來到狼村,青龍不就是說到他在調查劫村之事么?”

    大妹更是愕然起來:“什么青龍?”

    她沉思了一會,最后終于噢地一聲:“你是說,那個不是住在狼谷的男人嗎?”大妹嗤地一笑,說道:“他啊,他是我們村莊克虎,并不是青龍,”

    眾人這才煥然大悟,狼怪又問道:“最后離開狼谷的那個男人是克虎不是青龍?”

    “對,他是我們村莊獵戶克虎,”大妹堅決地說道,

    狼怪聽了大妹這么一說,回憶今天所發生的事:先是小娘子來狼谷問罪,后又有朱雀和克虎現身,朱雀并不是小娘子和克虎一路的,她為何也來到狼谷?

    大丈夫想著說:“我們到哪里,朱雀就到哪里,”說著,他的眼光望向了大妹,

    狼怪突然醒覺,慌忙問小娘仔:“你是說,在牛家集時,白虎和玄武講到如來真經?”

    眾人頓時大悟,惡狼噢地一聲,小娘子說道:“四大神獸如果不是為了調查劫村的賊人,那么,他們的目的,就是如來真經了,"

    惡狼說:“我們狼谷并沒有劫村,也不知真經的事,朱雀來查什么?她不是白來么?"

    狼怪嘆了口氣:“正因朱雀她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她才到處查訪,從此之后,不但狼谷不平靜,整個武林怕要掀起一場風波了,"

    眾人聽到狼怪這么一說,他們仿佛看到了江湖上的人物都在拼著命地廝殺著,

    這個時候,幾個村民帶了二個壯漢從外面進來,

    兩個壯漢來到狼怪面前立刻跪下,一人說道:“狼大俠,我兩人今天來投靠你,希望大俠能夠收納我們,我兄弟兩人感恩不盡,"

    看到有人前來投誠,狼怪慌忙上前將他們扶起:“四海皆兄弟,你們今后就在狼谷住下,我很高興,只是要來狼谷居住的兄弟們,為了保證各位的安全,你們都得尊守狼谷的規定,否則,后果自負,"

    惡狼接著說道:“從此之后,你們倆不得用原先的名字,至于用什么名字,就要看你們自己的創意了,”

    “還有,沒有我師傅的吩咐,不得自行離開惡狼谷一步,"

    兩壯漢聽了,連連點點稱是,小娘子和大丈夫在旁觀看,小娘子望著兩壯漢,喃喃地說道:“你們倆,你們,”

    大丈夫大聲說道:“叔叔,他倆就是在牛家集自稱白虎和玄武的人,"

    狼怪一聽,心頭一震,望了望二壯漢,心想:剛剛領教過朱雀的武功,又來了白虎和玄武,看來青龍也快要到了,說不定他現在就在暗處,

    ‘今天四大神獸先后到來,到現在,還不清楚他們來的真正的目的是什么,不管對方有什么花樣,老夫照接便是,

    狼怪想到這里,頓時怒火叢生,正欲向白虎二人發作,又一想,朱雀已經那么難以對付,如果跟這兩人鬧僵了,以自己的武功,自保既可,但是小娘子三人和村民一眾,他們的武功,遠遠不及白虎兩人,何況青龍現在還未現身,

    老夫從來不打無把握的戰,想到這里,狼怪強行壓下了怒火,

    雙眼望向兩壯漢,哈哈一笑:“原來是震動江湖的四大神獸之二,狼谷淺水住不了真龍,二位請別跟老夫開玩笑,"
凯斯线上娱乐城博彩注册